王宪章:带领中人寿走入世界五百强

发布时间: 2019-03-29 18:56:28      作者: 华险网
 
王宪章:1965年毕业于中国东北财经大学,从1969年起开始从事保险工作。2000年初,主持香港中国保险(集团)有限公司的王宪章来到北京,接掌中国人寿帅印。到2002年,王宪章管理的中国人寿不但牢牢占据行业老大的地位,而且首次跻身2002年度《财富》全球500强排行榜,位居第290名。2003年底,中国人寿完成了中国金融企业境外两地上市,并成为当年最大的IPO项目。
2004年中国人寿在全球500强排名飙升至第241位。目前,王宪章的理想是在他在任期间把中国人寿保险集团按产业化集群的架构进行集团化经营,成为另一个典型案例。
他们眼中的王宪章
《财富》杂志:“王宪章一向低调,为人谦恭。平时喜读保险业务书籍,业余爱好甚少。但透过他的一些场合的言辞,不难发现王宪章绝不缺乏激情和理想。”
员工:我们老板在内部讲话时才能显示其口才,他脱稿讲话时洋洋洒洒,非常有水平。一旦讲话显得教条呆板,一定是在念稿件。
其他保险公司高管:“虽然有传言,虽然同为上市保险公司,王宪章与亿元身家资产的同行有极大区别,但王宪章不会另起炉灶。毕竟受党教育多年,他不会做影响中国人寿形象的事情。”
成己达人,成人达己
6月18日,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市后的首届股东大会在香港召开。中国人寿上市后尽管受到审计风波和美国诉讼事件影响,但这次股东大会不仅人气颇旺,而且大部分议案都以100%的赞成票通过。会后,境外媒体对中国人寿的报道出现“一边倒”,95%以上都给中国人寿以客观且较正面的报道。
通过对境外媒体的浏览,王宪章又一次赢得一片赞誉。
“不少国企虽然在港上市,但通常都会在内地举行股东周年大会,本地股东很少有机会与企业高层见面。不过,中国人寿打破这个惯例,选择在港举行股东会,并由老总王宪章亲自主持大局。由于在场有外国传媒,王董用英文作为开场白,足见其细心。”
但王宪章自己曾经说:“虽然我能够用英文对话,但毕竟不是科班出身。在上市前十几天的路演生涯中,每天晚上,我这样一个60多岁的老人都要用英文背好几遍第二天要讲的话。”
能用英文进行工作的王宪章打破了境外媒体对中国国有背景下的企业负责人的传统看法。他们认为:“王宪章在中国人寿的4年工作,其实是他过去35年保险生涯的浓缩,王宪章以及他领导的公司其实已经获得了资本市场的认同。”
有人发现,要邀请王宪章参加会议,如果会议的参加者是来自一线的寿险代理人,王宪章一般是不会拒绝的。他在对中国人寿65万代理人的一封信中落款“你们的伙伴王宪章”,足见其面对一线人员的谦恭。王宪章说,他的一条经验是:永远不要忘记与第一线人员直接沟通。数年来,王宪章平均每月保持与10名保险营销员的书信或电话联系。“他们能带给我第一手的市场信息,我通过他们了解公司战略的执行情况,同样重要的是,我把自己多年从事保险的心得与他们分享”。王宪章说,做保险,需要一大批认识到做保险的真正意义、有着良好的社会关系和人际关系网络的员工。
王宪章在讲话中经常喜欢用哲理性的语句,他对媒体记者表示:“财富不是朋友,但朋友是财富”,并表示:“财富、名誉、地位和权势都不是衡量成功的尺度。惟一能够真正衡量成功的,是这两个事物之间的比率:一是我们能够做的,二是我们已经做的。”
最有代表性的是,在上任不久,王宪章坚持向员工宣传自己“成己达人,成人达己”的企业文化理念。
热点关键词中的王宪章
距离2003年12月17日,中国人寿(2628)上市刚过半年,这家企业因兼具首家到港美两地上市的金融股、2003年全球最大IPO公司之名,事事备受注目。而上市不久就被美国投资者控告隐瞒不利于上市消息及受中国审计署查有违规小金库等事件,再次使这家保险企业不断占据各主要媒体的显要版面。中国人寿和它的掌舵人——中国人寿董事长兼总经理王宪章无疑成为曝光率较高的“眼球”企业和“眼球”人物。
心理上做好退休准备
主持人:60岁的企业负责人是一个敏感的年龄。市场有消息说你可能会自己组建另外一家股份制保险公司,进而成为中国人寿的竞争对手。
王宪章:我不会去另外的公司。我今年62岁,接近退休,我已在心理上做好退休准备。但具体时间不是我个人能决定的。从58岁我受命于危难接手中国人寿总经理一职,至今4年,我已和中国人寿一起经历了两种制度和体制的碰撞。就我本人而言,何时去职,不仅要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办,还要听从董事会的决定。
主持人:2000年初中国人寿这样的保险公司,原先的市场占有率近60%,业务量庞大也带来了因利率的波动而形成的巨额利差损。而当时一纸调令让主持香港中国保险(集团)有限公司的你来到了北京,接掌中国人寿的帅印。当时你面临的是什么状况?
王宪章:当时正是利差损时代,我国银行连续9次降息,一次增加利息所得税。一年期人民币储蓄利率已经降到1.98%。保险公司的产品定价也从8.8%、6.5%、5%降到了2.5%,使保险产品的价格大幅度提高。公司经营很困难,当时中国人寿流行这样一句话:“发展找死,不发展等死”,大大影响了士气。
我受命于危难之时。当时在开年度工作会议时,我与中国人寿各省级分公司负责人对话,面对大家陈述的种种难处,那时58岁的我感到实在太难了,在会上说着说着有了工作中的第一次掉泪。上任后两个多月,我拿到第一季度业务统计报表,看到业务滑坡很厉害。有18个分公司是负增长,占了一半多,其中负增长10%以上的公司有13个,负增长幅度最大的达到57.3%;全国系统的保费收入65.2亿元,同比下降了10.63%。那时的情况是新业务进不来,老业务还是亏损性的,公司走到了最难的时候。
虽然面对困难我也掉泪,但我还是要面对这样的挑战。那一年年初,我向各分支机构总经理写了一封公开信,鼓励大家重振士气,走出低谷。即使现在我重新回头看这封信也非常骄傲。
因为从那儿以后,我们业务马上开始回转,进入世界500强,而且一进去以后就占据第290位。本人评选为当年财富杂志的封面人物。
在游泳中学习游泳
主持人:我看到当时你接受《财富》杂志采访时强调,进入世界500强只是中国人寿的一个阶段性的目标,这是否是中国人寿走向上市之路的开端?
王宪章:中国人寿在发展过程感到最大的障碍就是制度障碍。在我接手中国人寿的工作后,我特别赞同的就是中国人寿要积极参与竞争,而不能满足市场占有率老大的位置。但在参与竞争中就发现同业的体制和机制都比我们好。中国人寿作为当时为数不多的国有独资的保险公司,面临着国有企业普遍存在的产权关系不明、经营自主权不能充分落实和企业负担过重等种种弊端。比如,我们要聘请外籍员工,给优秀人才有竞争力的薪酬等问题,在那样的体制下很难有所作为。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下决心要重组上市,解决制度和体制上存在的问题。上市的一个最主要目的是为了建立具有法人治理结构的现代企业制度。
主持人:中国人寿重组改制在金融企业中前无来者,而且后来又选择在境外香港和美国两地上市,现在看,港美两地上市对中国人寿和你都有哪些改变?
王宪章:我们在成为上市公司后学到了很多。最近有媒体问我怎么不“说话”了?要知道,上市公司很敏感,我们又是国际资本市场的新成员,而且是在港美两地上市,尤其是美国投资者相当挑剔,我唯恐哪句话说得不适当,就影响股价,影响股价就会有Class Action(集体诉讼),“Class Action”这个词在上市之前还不知道,上市以后才知道,上市过程对我们是在游泳中学习游泳,在诉讼中学习诉讼,在发展中学习发展,在战斗中学习战斗。
应该承认,诉讼事件对我们来说教育是深刻的,事件令我们进一步明白要提高公司的透明度,在面对负面消息时不应回应得过于简单,以至于十分被动。另一方面,中国人寿的美国官司使中国人寿的关注率一下子提高了很多,这也大大出乎我的意料。
主持人:薪酬制度是按现代企业制度来完善公司的法人治理结构的一项重要内容。作为原来国有企业背景的管理者,你们高管层在薪酬方面是否有所改变?
王宪章:在境外上市最根本的目的不是为了融资,而是为了按现代企业制度来完善公司的法人治理结构。作为股份公司在境外上市,非常重要的是公司的法人治理结构。中国人寿董事会领导下设立了四个专业委员会:战略委员会、薪酬管理委员会、风险管理同会和审计委员会,同时司还聘任了外部监事和独立董事。董事会、监事会和管理层间已建立起一系列沟通和监督机制。
成为上市公司后,薪酬制度的改革也是法人治理结构的一部分。我们薪酬体制上的改革聘请了国际著名的顾问公司,顾问公司按照国外可比公司给我们进行了方案设计,方案主要建立业绩考核为主的薪酬激励机制,原则是按照结构性调整拉开分配档次,其中有基本的工资部分,与业绩挂钩的奖励部分。关于高管持股问题,我们设计了一个股票增值权。但股票增值权还在进一步细化和研究。
公司此次股东大会,提请审议的议案中有一项是授权董事会配发不超过20%的新股,结果获得了99.04%的同意。这样留给董事会20%新发股票的权限。
“小金库”和美国诉讼
主持人:谈到中国人寿惹来的美国官司,先是有2004年1月国家审计署披露了重组前的中国人寿保险公司涉嫌违规资金约54亿及管理者私设小金库。接着美国购买了中国人寿的中小投资者结盟起诉中国人寿在上市前没有按规披露信息并要求索赔。对于这两件事,你一直没有给出回答。
王宪章:所谓的“小金库”也与体制有关,当时中国人寿是属于财政部管辖下的国有企业。作为国有企业,中国人寿的印刷费、宣传费、报刊订阅费以及独生子女补贴费都有严格的规定。就连我这样的公司总经理住多少平方米的房子,开什么样的车也是严格规定的。
我上任后对分支机构私设小金库中饱私囊三令五申。所谓的“小金库”其实90%都是为了发展业务,其实“挪用”的钱大部分是节省的费用,节省的钱是用于业务发展的。比如江苏省分公司建造的办公大楼是从各种计划费用中节省出来,这些“违规”资金并没有落到自己腰包中。打个比方:比如你是个山西人,打酱油的钱是不能买醋的,买醋就违规了。
但这个事按美国人的直译就完全产生歧义了,美国投资者看到的是这样的英语句式:“So much money deposit in illegal banking account”(如此多的钱存在违法的银行账户里)。那他们能不起诉你吗?
我认为,审计署派了4000多人到我们各分支机构去审计,这对我们是多么难得的机会,他们可以帮我来发现问题,有益于更好地建立现代企业制度。
在我看来,美国投资者起诉我们主要是因为不了解中国国情,不了解我们为什么要上市,不了解“原中国人寿保险公司是中国人寿保险(集团)公司改制前的国有独资保险企业,审计署对其进行审计的依据是适用于国有金融保险企业的法律、法规和财务会计制度;审计的标准是中国国家审计准则。这些审计依据、审计标准与社会中介机构对上市公司进行审计的依据、标准是不同的,在某些方面与境外对上市公司的审计依据、标准差别较大。”
另一方面,作为上市公司,我们是保护投资者,而不是保护投机者。购买保险公司股票的投资者也以长期投资为重。
主持人:你认为境外投资者,长期投资的股东们他们最关心的是上市公司的哪些方面?
王宪章:中国人寿5月公布全年业绩后到新加坡、欧洲及美国路演,公司副总经理李良温说,当时确实有投资者问及受查事件,但问的人不多,因为他们觉得“这没有什么奇怪,诉讼在美国是很常见,美国崇尚诉讼。”而投资者始终更关心企业的成长,以及给予股东的回报。
中国人寿在审计和诉讼风波中经受了最大的考验,上市以后,中国人寿的保费收入持续增长。
偿付能力是衡量一家保险公司最重要的指标。偿付能力通俗地说就是你有没有这么大的力量可以扩大业务。当时中国人寿上市时偿付能力是法定的最低偿付能力的2.8倍,而现在实际偿付能力达到法定的最低偿付能力要求的3.95倍。
按照最新的证券评级,我们的股票已到了5.98港元的目标价。在这次股东大会上,有关公司章程的修改决议案以及授权董事会配发不超过20%新股的决议案获得了99.04%的支持,也说明长期投资人是看好中国人寿这家公司的。
构建产业集群化
主持人:按你说的,中国人寿把装扮得干净漂亮的股份公司嫁到海外资本市场,把不好的资产都留在集团公司,那么将来中国人寿集团公司作为存续公司将如何发展?如果要发展,资金从哪里来?
王宪章:中国人寿集团公司将构筑三个产业集群。首先是构筑主业突出的保险产业集群,以寿险公司和未来拟成立的产险公司为主。其次是构筑特色鲜明的金融服务产业集群,以中国人寿资产管理公司为基础,密切关注金融业混业经营的趋势,积极探讨进入其他金融服务领域的时机、途径和运作方案,我们不排除将来在政策允许的时候能尽快实现资产管理、银行、证券等金融业务的综合经营,并形成自己的服务特色。再次是构筑功能完善的保险关联产业集群。中国人寿还持有国贸饭店和东方广场的股权,在四川等地还有一些旅游酒店,这些产业也可以通过经营获得收入和发展。
关于资金来源有四个方面:集团公司每年有300亿的续期保费收入,还有接近2000亿的资产,这些资产要进行资金运用,会产生资金增值收益。另外,中国人寿保险集团控股中国人寿保险股份公司,持有72.2%的股份,每年就会从股份公司分得红利。第四块收入是纳税返还,国家为了支持我们国有公司进行重组改制,有一项特殊的支持政策,可以搞纳税返还。此外,集团除经营保险,还经营其他产业,如中国人寿集团是国贸饭店最大的中资股东,在四川等地还有旅游酒店,这些产业也有一些收入。
主持人:中国人寿的资产规模占整个保险业资产的一半,而中国人寿旗下的中国人寿资产管理公司也是除银行外最大的机构投资者,管理着4100亿的资金。你在香港工作多年,香港和中国内地对资金运用方面是否有一些差距?
王宪章:保费收入和资金运用是保险经营的两个轮子。没有资金运用能力,寿险就无法持续运行。
比较而言,香港是一个比较成熟的资本市场,资金运用的渠道和内地也有不同。香港存款利率是百分之零点几,而中国人寿目前银行大额协议存款一般在3.8%以上。所以与香港显然不同的是,中国人寿协议存款占比重比较大,现金和现金等价物占比较高。银行大额协议存款是指数额在5000万以上、存款在3年期以上的存款。中国人寿银行存款95%是协议存款,这样对保险公司资产和负债做了有效匹配。大额协议存款的好处还在于:一旦利率上调,这部分资金还能享受到利率上调的好处,这对我们提高资金运用效益有极大的好处。
将来如果QDII实施,中国人寿会积极考虑这个问题,但我们到海外投资,要从品种上持有长期持有的国债,而不会搞短期的投资。